当前位置: 首页 - 新闻中心 - 青年榜样

奋斗的青春最美丽—科研青年胡浩

发布时间:2014-05-23 来源: 阅读次数:254

兰州公司第一研究室是一个具有优良传统的团队,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,在几代人的努力下,从全菌体疫苗到亚单位疫苗,有多项研究成果在细菌性疫苗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,有的疫苗在全世界也有一定的影响力,也产生了一批国内知名的科学家。因为大学期间的兴趣,我2007年由兰州大学考入兰州公司硕士研究生,师从国内著名细菌性疫苗专家谢贵林。
我在中生的成长是从兰州公司攻读硕士研究生开始的,在投身于生物制品事业之前,对我要从事的工作仅有一点朦胧的认识。那时,兰州公司的伤寒Vi结合疫苗已经进入Ⅲ期临床研究,临床研究工作进行的比较顺利,在不改动基本技术路线的前提下,有一段工艺还有可以优化的空间,根据某外国专家提供90年代初的资料,如果这样做又会大大降低疫苗的免疫原性。众所周知,疫苗如果失去免疫原性就没有效力,在导师指导下,我们提出了另一套不同的方案,对工艺进行了认真优化,建立了相关质控方法,得到了预期的结果。2010年,专家来兰州公司访问,我汇报结果后,她显得兴奋又出乎意料,对我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,大家都认为这项工作为伤寒Vi结合疫苗提供了一定的技术储备,也为日后的产品技术升级提供了方案。
一个人的志向不是凭空产生的,尤其是一个正处在成长期的青年人。读研期间,我逐渐对中生,对兰州所的历史有所了解。兰州公司诞生于内忧外患的年代,那时的前辈们多数从青年时代立志从事生物制品行业,读书不忘救国,救国不忘读书,在物质条件极其匮乏的年代克服重重困难,研制和生产中国最需要的生物制品,建国以后中生为国家的疾病预防和控制做出了举世瞩目的贡献。兰州公司有非常好的企业文化传承,在三年研究生学习期间的耳濡目染中,使我对生物制品事业有了更真切的认识,如果之前只是出于兴趣才做出了选择,这三年的经历则让我把兴趣转化成了理想。
理想总是美好的,而工作则教会我实现理想需要坚强的内心和不懈的追求。我硕士毕业后留在了兰州公司,当时科室组建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工艺研究小组,我很快加入了这个小组。行内人都知道,目前国内结合疫苗所使用的工艺都大同小异,总体上是国外80年代的工艺和方法,而兰州公司则希望在工艺和质控方法上能有所突破。几乎没有可供参考的资料,每一个方法,每一个参数都要实实在在摸索,验证,因此这是一项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。
果然,我们在多个方面都遇到了技术障碍,最大的难题当属1型,3型和14型的结合工艺,所遇到的问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无法解决,这让我产生了空前的挫败感,我们的团队成员也都一筹莫展。当时我参加工作不久,对这样的困难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面对这种情况,当时科室主任赵志强研究员鼓励我科学研究不可能一帆风顺,每一个哪怕是很小的发现都是经过反复试验才得出的。通过合理分析多个实验因素,我先后在三个月时间进行了数百次不同条件的实验探索。因为工作时限紧,那时除了吃饭和睡觉,几乎每天都呆在试验室,期间很多次实验失败,有的实验接近成功但又以失败而告终,每一次实验都考验着我快要崩溃的耐心,有两次几乎要放弃,但赵主任鼓励我只要你认为可行的方案,就一定要尝试,成功的方案有可能就在下一次实验出现。终于,在快要绝望的时候,实验出现了转机,问题迎刃而解,并形成了独立的技术和知识产权。
在疫苗研究领域,传承是非常重要的,我非常幸运的是在目前有限的学习和工作期间,遇到了几位名师和大师,以及身边其他人的指导和关心。我的导师谢贵林常常教导我们,年轻人要“眼高手低”,“眼高”就是要关注本领域中最前沿的进展,“手低”就是工作要一点点积累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我的另一位导师赵志强,非常支持年轻人在工作中不断创新,他常说的一句话是:你不去做怎么知道你的假设是对的还是错的。我也非常荣幸的多次和被誉为“结合疫苗之父”的美国科学院院士John Robbins交流,他让我从更高的层次理解了结合疫苗研发的要旨,每次和他交流都感觉如醍醐灌顶。
他们对青年人的关心和帮助,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们的生物制品事业更加兴旺,后继有人。我深深感受到我们这一代年轻生物制品人所肩负的使命:继承传统,奉献青春。本着这样的信念,近年来我参与建立了13价肺炎结合疫苗制造工艺,并开发了一些新的检测手段,这些工作都具有很强的开拓性,有几项工作目前也正在申请专利保护。
青年阶段是成长的过程,作为一名青年党员,兰州公司及其党、团委对我的工作和学习给予了很大的帮助,在他们的关心帮助下,我先后被评为国药集团青年岗位能手和兰州公司优秀共产党员。如今我更加明确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和担当,我深信奋斗的青春最美丽!